641 老祖(1 / 1)

“莫求?”

散花老祖面色阴沉,眼神闪动:

“他好大的胆子!”

“主上。”即使被人护住,冯孤雁似也不能压制住心中的恐惧,颤抖着身子哽咽道:

“他就是要折磨、羞辱我,此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主上您这次可千万不能放过他。”

“放心。”

散花老祖伸手,揉了揉冯孤雁散乱的长发,察觉到对方越发剧烈的颤抖,心中不由生起怜惜。

待到目光落在冯孤雁那血肉模糊的玲珑身段上,更是目泛寒芒,心头杀机无意识外放。

连我的女人也敢下手?

好大的胆子!

“唰!”

远处,两道遁法猛然一滞。

莫求眉头紧皱,面泛迟疑,一旁的张燕却是美眸一缩,下意识后退一步看向散花老祖。

“莫……莫道友,你要对付的人是他?”

话音出口,张燕不由暗暗叫苦。

进入隐地之际,三阳剑张免可是特意点出几人让她格外注意,散花老祖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还是排在最前列的人物。

就连何公子等,都要在其之后。

金丹圆满!

现今隐地之中,除了深入内里的两位元婴真人,怕就要数散花老祖的实力数一数二了。

“放心。”莫求倒是一脸轻松:

“打不过,还可以逃。”

“您是可以。”张燕苦笑,她见识过莫求的速度,确实有不小的把握能够及时逃走:

“但我怕是不成!”

“上天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远处,散花老祖揽着冯孤雁,眼神冰冷看来:

“姓莫的,你是自己找死!”

“那也未必。”

莫求眯眼,身躯一涨,烈焰翻涌,幽冥火神身已然激发。

“哦!”

散花老祖眼眉一挑:

“原来进阶了金丹中期,看来是自诩实力增进,这才敢朝我的人动手,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话虽如此,他依旧暗暗心惊。

这才过去几年?

对方就已有所突破,而且秘法施展,身上的气息已经不比金丹后期的修士弱上多少。

若是再给他一两百年……

此子不能留!

散花老祖双眼一缩,紫云兜自背后飞出,兜口张开,瞬间牢牢锁住莫求两人所在处。

“呼……”

恐怖的吸力隔空落下。

莫求身形一滞,周身烈焰不受控制的朝前飞腾,似乎想要投入其中。

张燕更是面色发白,急急祭出那件破布,把自身牢牢定住,却也无力退出笼罩范围。

“喝!”

一声低喝,莫求身上烈焰陡涨,化作一对羽翼猛然一扇,身化一道流光斜斜飞出数里。

无间遁!

幽冥无影剑遁!

两大遁法加持,让他的速度几乎超过金丹极限,但见流光一闪,宛如瞬移般消失不见。

“嗯?”

散花老祖双眼一缩,心头再生警兆,杀机更是难以抑制。

“今日,尔必死!”

口中低喝,紫云兜绕身飞旋,或吸、或吐、或斥、或旋各种强悍且变换的力道遍铺四方。

方圆百里,几乎尽数化作泥潭。

饶是莫求遁速了得,一时间也难以适应,遁光不由一滞。

“唰!”

五色神刀!

刀光一闪而逝,五色霞光内蕴崩灭一切之力,瞬间斩至近前。

在莫求的眼中,来袭刀光吞吐不定,其内五色光晕旋转,就连天地间最基本的粒子都被轰碎。

而逸散的元气也被其吞噬,并壮大刀光威能。

“杀!”

心头一凝,他毫不迟疑出镰急斩。

十方杀道!

镰刀带着纯粹的杀意,化作一道黑芒直斩来袭刀芒。

他没有对方醇厚的法力修为,却有着强悍的肉身,和自无数场厮杀得来的武道经验。

“彭!”

虚空一颤。

莫求身躯后仰,五色神刀却只是微微一滞,就再次杀来。

而且刀光当空轻颤,分化十余道细若游丝的彩霞,每一道都绽放着冰冷刺骨的杀机。

散花老祖,同样是一位御剑高手。

“喝!”

莫求低喝,身躯当空旋转,镰刀化作漫天刀芒包裹自身,黑光甲、甲兵淬体大法同时显现出来。

“叮叮……当当……”

碰撞声络绎不绝,万千火星齐齐绽放。

莫求的身影当空穿梭、闪烁,拼命的躲闪、抵挡,却始终被五色神光给死死的压制。

“彭!”

一团烟雾,当空爆开。

莫求的身影突然分化万千,漫天刀芒几乎覆盖一切。

元蜃诀!

幻术!

“嗯?”

传自迷天圣主的根本法诀,自是当世顶尖,而且莫求的神魂境界,并不比散花老祖弱。

突如其来的变故,显然出乎散花老祖的意料。

一时间未能准确把握出莫求的真身所在,五色神刀一滞,就被一道身影冲出直奔近前。

四目相对,尽是杀机。

莫求鼻间轻哼,蓄势待发的叱念真雷隔空轰出。

“轰!”

雷光在散花老祖识海炸开,他眼神略显散乱,转瞬就恢复过来,几乎未曾造成影响。

很显然。

他不知神魂境界了得,且有守御神魂的至宝。

但这么一瞬,对于莫求来说就已足够。

“轰!”

宛如一座火山在面前爆发,一股恐怖的气息自他体内涌现,三魂七魄尽数附加肉身之上。

十大限!

阎罗法体!

一瞬间,莫求的实力就爆升至金丹巅峰。

“杀!”

镰刀破开,刀尖寒芒闪烁,随即轰然裂开。

十方杀道!

一字明心斩!

万刃诀!

掌摄天地!

崩天印!

八元焚身斩!

……

十方杀道汇聚一点,突兀扩张开来,赫然成了一方由纯粹杀意汇聚而成的空间结界。

十方杀界!

身处十方杀界之内,天地陡暗,一片死寂,万物尽皆凋零,唯有终焉方能亘古长存。

极致的杀机,让散花老祖双眼一缩,心头警兆狂跳。

来不及多想。

头顶的紫云兜陡然卷出五色霞光,好似给他披上了一层五彩霞衣,更牢牢箍住身形。

同时体内金丹滴溜溜一转,金丹内盘膝而坐已然成型的元胎更是轻捏印诀,口吐一缕婴气。

四相灭法印!

外在,散花老祖屈指一点,手腕上的一枚圆镯滴溜溜旋转,随着印诀喷出四色霞光。

一股不亚于十方杀道的毁灭气息,轰了出去。

“轰!”

虚空陡泛涟漪。

涟漪把两人分隔开来,如同一面透明的镜子,可以隔空看到对方,却不能触碰分毫。

“了不起!”

散花老祖面色冰冷,传念道:

“能把我逼到这一地步的,放眼整个云梦川,也是屈指可数,今日,吾必杀……”

“噗!”

他话音未落,身躯陡然一僵。

散花老祖目泛愕然、不解,缓缓垂首,却见一截锋锐剑刃自背后贯穿心口,破体而出,带出丝丝鲜血。

“为……”

“为什么?”

他一脸不解,侧首看向身旁爱妾,眼带悲凉。

他无法理解,对方为何会背叛自己?

此时的冯孤雁,眼中却一改往日的爱慕、敬仰,有的只是浓浓的仇恨和化不开的杀机。

“为什么?”

她狞声低吼:

“你杀我父母,夺我爱儿,让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夫君命丧眼前,却要来问我为什么?”

“我只恨自己这些年被你所迷,神魂不能自控,沦为你这恶魔的玩物……”

“姓高的!”

“我想起来了!”

“我记起来了啊!”

压抑了数百年的愤怒,生不如死的精神折磨,此即境界化作竭嘶底里的怒吼、咆哮,贯穿身体的长剑更是绽放刺目灵光。

“噗!”

随着冯孤雁如同失去理智的疯狂劈砍,散花老祖的肉身几乎被她生生斩成一对碎块。

而金丹圆满的修为,让他这般都不死。

“你……”

“你们……”

散花老祖瞬间恍然,难怪自己出现在冯孤雁面前,把她护住,对方的身子依旧抖个不停。

那不是后怕。

而是在压制对自己的愤怒。

解开了散花派秘法对元神的禁锢,却能瞒过自己而不被发觉,这自是有大意的原因。

但更多的,却是他人秘法了得。

散花老祖看向莫求:

“是你?”

“不错。”莫求手持镰刀,缓缓点头:

“阁下为一己私利夺人妻女,犯下累累罪行,应该预料到自己也会有此一遭,天理昭彰。”

“呵……”

散花老祖轻呵,侧首看向冯孤雁,虽气息奄奄,却目带深情:

“他是骗你的!”

“我留给你的记忆是假的,你难道就能肯定,他留给你的记忆,难道没做什么手脚?”

“……”

冯孤雁一愣,眼神陡泛迷茫。

“小心!”

莫求面色一变,急急低喝。

但显然已经迟了。

“贱人!”

散花老祖气息一缓,猛然探手扣住冯孤雁的咽喉,一手更是直接贯胸而入捏住心口:

“枉我疼爱你那么多年,竟敢害我?”

“去死!”

“咯……”冯孤雁咽喉滚动,双目通红:

“一起死吧!”

低吼声中,她不退反进,身躯朝对方怀里一扑,体内金丹急速旋转,轰然爆炸开来。

“轰!”

刺目灵光直冲天际,恐怖的威势让莫求也不敢靠近,身躯一晃倒退数里,挥动镰刀斩出重重防御。

与此同时。

一道破破烂烂的虚影自爆炸中冲出,几个闪烁,就欲远遁。

散花老祖!

不知他用了什么法门,此即爆发的速度之快,就连莫求也忍不住心头一跳,面色大变。

“快!”

“拦住他!”

一直看戏的张燕急急回神,闻声一抖手中破布,虚空涟漪浮现,重重结界瞬间扩张开来。

但可惜。

她的反应显然慢了半拍,结界总是相差些许,贴着散花老祖的遁光扩张,始终未能把他卷入其中。

莫求面色阴沉,眉心滴溜溜一转,大罗法眼就已浮现。

这一次。

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此人,若不然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麻烦。

“你这坏蛋,休走!”

张燕娇叱,似乎是有感冯孤雁的遭遇,银牙一咬,自怀中掏出一物朝着散花老祖丢去。

“唰!”

剑气!

冲霄剑气狂涌三百里,瞬间把散花老祖绞成粉碎。

元婴手段!

莫求一愣。

这等手段,莫说散花老祖已是油尽灯枯,就算是完好无损之际,一旦擦到怕也要重创。

此女竟还有这等手段?

看样子,应该是三阳剑张免临死前留给她的护身之法,应该不会多,她竟然舍得拿出来?

侧首看去,但见张燕俏面含煞,死死盯着散花老祖丧命之地,张口轻呸:

“大坏蛋,该死!”

莫求哑然。

最新小说: 君王从此不早朝 大魏督主 穿越洪荒,我是截教大师兄 苟在神女仙门当隐藏大佬 十八岁才成仙,请问还有救吗? 我老婆是天下第一 等我无敌后(我的修真和飞鸽传书日常) 摊牌了:我是重生者 我就是仙:开局掉下个小龙女 我在道观画符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