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一章(1 / 1)

大家看着身披双层甲,手持长戟一路冲杀的项藉,就知道为什么司马迁会说出那一句,羽之神勇千古无二了。

谁他娘的在一个正常的历史世界里,能单手持戟挑翻一辆辆战车的。

孟子看着这个人就直接的说这种力量,就连孔子和他老子叔梁纥都赶不上,要知道这两位都是单人开城门的存在,可能上古商纣王帝辛的托梁换柱之力,才能比一比吧。

李靖他们拿着望远镜看着项藉和他么身边的骑兵,完全都是没有马镫的,就连马鞍也都是低桥马鞍,这让李靖他们都有些咋舌了,虽然他们都知道骑兵的演化史,但是再这个骑兵还都是辅兵的时候,看到装备如此简陋,实力如此强大的骑兵,还有能力这么强的骑将,他们也是有些惊讶了。

“羽之神勇,千古无二,太史公真信人也。”

在看着项藉手挥长戟扫开了射向自己的弩箭冲击大阵的时候,大家又觉得这位是真的神勇了,不过勇则勇矣,可惜没有脑子。

居然敢带领轻骑兵驱虫剂阵型完备的甲士军阵,真是找死了。

就在李靖想要放下望远镜的时候,他看到了项藉将阵型冲开了了一大道的口子,这时候他们才发现项藉的战马,还有项藉身边几千人的战马身上都是有专用的马甲的,这让他们有些晕了。

“不是在五胡乱华时期才有甲骑具装么,怎么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有了呢,这,这……”

他们这这了老半天都没有说出什么话来,这件事催他们的冲击有些大。

“重骑兵再战国时期就已经用了,在我们的考古过程中,发现了秦代的兵马俑里,骑马的鞍马俑所骑的马就是有专门的战甲的,虽然据考证战国的秦国骑兵都是以持弓为主,戴小帽,穿紧腰窄袖袍,披短甲,足蹬短皮靴装束便于骑射,但是马甲的发现却让大家认为战国时期已经有了重骑兵的雏形了,现在开来还真的有呢,项藉还真是厉害。”

看着项藉以少量的重骑兵将阵线冲开缺口,然后大量的轻骑兵跟在后面鱼贯而入,大家都觉得项藉真是个骑战上天才。

可没有一个人为他求情,说什么这是人才,这是英雄,要留他一命的。

因为大家虽然都对混混出身的刘邦看不起,但是不代表大家就对项藉有多看好。

因为项藉开启了诸夏战争史里最残酷,最恶心的东西,那就是战后屠城!

在项藉之前的战争里,虽然有白起一口气屠了四十万赵兵,决堤引水,淹了楚国的别都鄢城,但是这些都是在战争中发生的,实际上白起的人屠只是在战争中的屠杀,这一点双方都是让认可得。

大家对白起和秦国的批判也只是对他们杀俘不满,但是没有人说不能这么打仗。

毕竟战国已经不是春秋,不再是那个韩厥在战场上见到郑国国君驾车向他驶来,都要下车脱帽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执臣礼看着敌国国君离开的春秋了。

可是大家依旧有一条底线,那就是战争只是战争和百姓无关。

可是从项藉从军开始,史书上就多了一样战后的东西,屠城!

就这一条不管项藉多英雄今天他都死定了,没有谁会为他求情的。

所有人现在都认同一点,古代的诸夏史就是一部战争史,见到什么样的人都是有可能的。

即便是三观完全不合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可不是没有可能,所以,大家都都认定了几件事。

首先诸夏内部的纷争最好不要诉诸武力,因为军事选项永远是最差的选择,一旦两个世界打起来了,那不管是谁赢也都是不好受的,所以大家都是使用一些和平一些的方式解决的,从体育到格斗都是可以的。

其次,各个朝代的问题那都是他们的内政,还是不要随便掺和的好。

然后就是吃人者死,屠城者死。

最后其他的东西都要有各个世界来进行讨论了。

当然了大家在里面抛弃了五胡乱华南北朝和满清,还有元朝,虽然这几个时代没有出现,但是大家对他们都还是很有些想法的,在大家团结一致的和稀泥下,这三个世界都没有在上面的几条里。

也就是说他们的问题不算是各自朝代的内政。

现在大家看着项籍在那里大展神威的左冲右杀,但是他的活动范围却越来越小,身边的骑兵也都被分割包围,逐渐消失就知道,这位项王马上就要死了。

骑兵在没有了冲击力和活动空间以后,都完全是大型的靶子了。

即便是神勇千古无二的项籍,在大队甲士的围攻下,也就坚持了半天的时间。

不过在这半天的时间里,他一人就斩杀了数百人,真是神勇无敌了,而且他手下的那些骑兵在被包围的情况下也带走了过万的汉军,这还是在冲击有准备地甲士军阵,要是换成楚汉之战后期那些没有甲士的军队,真不知道会怎么样。

这也就无怪大家觉得项藉无敌于一个时代了,而且或有那么多的人会说什么要不以成败论英雄了。

项藉确实是一个只要出现在战场上就能给人带来压迫感的男人,他会让人觉得只要跟随他就能取得胜利,可惜了在这里他的史上最大神话彭城之战成了他的葬身之地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项藉已经从骑马变成步行了,他的乌骓马已经被人乱刃分尸了,他身边的江东子弟也都没有了,他现在只是机械的挥动着自己的战戟和长剑,斩杀着身边的汉军。

但是他也撑不了多久了,他高达九尺的躯干带给他强大的力量,在这一刻却成了最好的攻击目标,他的身上的双层甲也都破碎了,手里的战戟已经只剩下杆了,长剑也都崩口了,身上就和血葫芦一样。

他现在就恨一点,那就是在鸿门宴没有让项庄杀了刘邦。

在项藉被十数只长枪刺穿的时候,他仰着头高喊了一声,刘邦!

声音里充满了不甘和愤怒。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之道尊 我真的不是精神病人 诸天九十九重 快穿之每天都在被迫谈恋爱 我真的没想当反派 全球降临:百倍奖励 快穿之炮灰女配她又挂了 赛博修真2077 神豪从学霸开始 打工人异界崛起